设置

关灯

第八章(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xsbiquge.net请收藏

    日子相安无事地过了三个礼拜,蒋少琰难得这么长时间没惹事,把他当教务主任的姑妈沈咏梅都惊着了,还以为是他的新室友让他改邪归正了。

    蒋少琰不屑地回“怎么可能”,但仔细一想,汪哲的存在确实带来了一点影响,有时候一些小小的不顺心,跟他发两句牢骚,被汪哲笑吟吟地安抚几句,倒也不放在心上了。若是换作以前他一个人住的时候,只会越想越气,气到一定程度就撸起袖子干架去。

    看来有个室友也不算坏事。

    不过他和邹锐的进展依然慢慢吞吞,虽然邹锐有时候有点专制自我,但总体来说对他挺不错,白天会约他一起吃饭,晚上会发信息跟他聊天,周末还会邀请他去约会。

    但蒋少琰总觉得差了那么点感觉。

    那种,把他放心上喜欢的感觉。

    如果不是汪哲出现的话,他或许被邹锐撩拨几下就轻易答应交往了,可汪哲让他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是可以这样用心的。

    有次他在朋友圈看到柳函说想吃烤鸭,随手评论了句“你一说我也想吃了”,说完也没放在心上,毕竟他们学校附近没烤鸭店,他也懒得跑太远去吃。

    结果当晚汪哲就给他买了回来。

    烤鸭片成了片儿,薄皮、葱丝、蘸酱都用独个的小盒子装着,放在保温盒里,拿回来还冒着热气,仿佛刚出炉。

    而这家烤鸭店最近的分店也要坐一小时车,没有外卖。

    汪哲甚至都没让他动手,帮他把一块块鸭肉沾了酱,放上葱丝包好,就差没喂他吃了。

    蒋少琰这个从小打架没怂过的omega,被几乎所有alpha说太过凶悍的琰哥,在汪哲这儿被服侍得像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三岁小孩儿。

    要说内心毫无触动,显然是不可能的。他自小性格就要强,从来不屑于依靠谁,也就偶尔对家里人撒撒娇,头一回遇着个这么宠他的外人,自然觉得对方挺与众不同。

    但要说触动到什么程度,蒋少琰自己也不确定。

    汪哲真的像极了他家那只大金毛,温顺体贴又忠心耿耿,仿佛以他为全世界的中心。

    被这样温柔用心地对待过,就觉得邹锐那种程度的关心有些不够看了。

    周五晚上,邹锐又打电话来约他出去聚会,上次没去,这次怎么都推脱不掉,蒋少琰只能答应,反正这周末他不回家,喝醉了也没事。

    汪哲也想跟着去,但蒋少琰怕他们两个见了面又要吵起来,就没让他去。出门前汪哲再三嘱咐有什么事一定要打他电话,蒋少琰摆摆手表示知道了。

    聚会地点定在学校附近的一家KTV,蒋少琰刚推门进去就被剧烈的音浪震了一下,烟味和酒味扑面而来,熏得他不禁皱眉。

    邹锐向他招手:“少琰,过来。”

    蒋少琰走到他身边坐下,环顾一圈,包厢里有几个人是同校的,见了他都有些紧张,却又递给邹锐一个敬佩的眼神。

    蒋少琰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这时邹锐一把揽过了他的肩,脸上有点红,想来已经喝了些酒。

    “你们坐那么远干嘛?都过来,我家少琰又不咬人,对不对?”

    邹锐笑嘻嘻地转过来看他,贴得很近,嘴巴几乎要碰到他的耳朵,那股子混杂着酒气的热气令蒋少琰很不舒服,他不动声色地推开了邹锐,道:“你再靠过来我就咬你了。”

    虽然面无表情,但这显然是个玩笑,众人没想到位居“T大最不能惹的人”名单高位的琰哥竟然也会开玩笑,不禁对能把他降服的邹锐又崇拜了几分。

    邹锐面子倍足,心情很好,大方地松了手,拿了瓶酒递给蒋少琰,然后勾过他的手,像是喝交杯酒一样暧昧的姿势,调笑道:“干了?”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