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魑魅魍魉(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xsbiquge.net请收藏

    太太帮老爷整理衣襟及挂饰,刘仲修深吸口气才缓缓走出去,随后王妈妈进屋便瞧见太太眉眼遮不住的喜意,眼中的深情更像闺中女子思念情郎,辗转反侧,心里暗暗叹气:太太什么都好,就是过于看中老爷,但凡老爷耳边话一吹,温柔手段一使,太太伪装的气势便立马溃不成军。

    出去后的刘仲修眼里哪还有一丝动情的神色,声音冰冷道:“刘铁,你来的很是时候。”

    “奴才全是按老爷吩咐而行。”刘铁恭敬道。

    “可有查出黄姨娘因何提前生产?”主仆二人一前一后去往书房,只用他二人听见的声音小声私语。

    刘铁细细端详老爷的神色,方道:“据奴才探查得知,是田姨娘见黄姨娘快到生产的日子,不由心生歹意,故意在黄姨娘平常散步的地方洒了些许猪油,使得黄姨娘脚下一滑不慎跌倒,导致哥儿提早出生。”

    “太太那怎么说?”

    刘铁思索片刻,斟酌的开口:“太太并未说什么,倒是李姨娘有些怪异,从太太那出去后竟去了田姨娘的屋子,与她嘀嘀咕咕半个时辰方才出来。”

    刘仲修整个人散发着不可饶恕的怒火,偏他越生气声音越平静:“黄姨娘如今可好?”

    “听丫鬟们说,姨娘身子骨还行,就是生产时消耗太多力气,如今还在昏睡。”

    “你悄悄去告诉伺候她的贴身丫鬟,仔细小心的照看姨娘及哥儿,若是他们有个好歹,我让他们全家为姨娘及哥儿陪葬。”

    “奴才这就去。”也许别人不知道,可他跟随老爷多年,自然了解老爷对黄姨娘不一般的情愫,虽说黄姨娘始终待老爷淡淡的,但耐不住老爷就是心悦她。

    刘仲修回到书房,桌上的砚台被他狠狠扔在地上,黑脸大骂道:“这般恶毒的毒妇!”

    门外站着的刘铁也不知老爷骂的是太太还是田姨娘,还是她们二人。

    半个时辰后,刘仲修神色平静的走出书房,看了刘铁一眼,淡淡道:“去田姨娘处。”

    这句话注定今夜是个不眠夜。

    可能是老爷离开时点燃的星星之火,使得太太在他离开不久后换上鲜艳的衣裳,眼神时不时巴望着门口,从戌时等到亥时,直到各屋子的灯陆续熄灭,身旁伺候她的王妈妈小心翼翼开口:“太太,时辰不早了,您还是早些安置吧!”

    太太脸色如霜,一把扯下身上华丽的衣裳,声音带着一丝寒意:“去拿一件素衣过来,再把我身上这件衣服烧了。”

    “是。”王妈妈恭敬道。

    唉!太太这口气怕是难以气消。

    七姨娘田氏胆战心惊的在屋里来回踱步,人一旦决定做某件事,既期望结果成功又怕万一失手留下把柄,可是谁能料想黄姨娘命大的很,摔了那么大一跤还能平安生下哥儿,又想到太太派李姨娘过来与她道的事,不禁竖起汗毛,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不得,万一这两件事皆被捅出来,她就是有两条命也不够活的。

    这时花心抖着身子进屋,颤音道:“姨娘,老爷……老爷来了。”

    什么!

    田姨娘神色惊慌,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瑟瑟道:“老爷脸色可还好?”

    花心苍白着脸摇头:“天色太黑,奴婢没看清。”

    闻言,田姨娘气的拧了拧她胳膊,低斥道:“你先下去,我若不叫你就不用进来伺候。”

    不一会儿,刘仲修进屋,只见田姨娘脸色发白,身子发抖,哆嗦的给他请安,刘仲修似毫不知情,满脸笑意的上前将她扶起,心疼般搂着她:“莲儿,我看你的脸色十分不好,你可是病了?”话音刚落,便对门外的人喊道:“拿我的令牌去永和巷请惠仁堂的老大夫过府。”

    “老爷,贱妾身子无恙。”田姨娘忙拦住老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