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布局高手(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xsbiquge.net请收藏

    “姨娘倒是没说什么,可服侍姨娘的青衣在她鞋底上发现些许油脂,女儿猜想应是有人故意在她常走的地方洒了些许猪油,具体何人所为,还请母亲做主。”

    太太心神一动,望着六丫头晃了晃神,没想到向来低调不惹事的她竟如此直白的当着众人面说出原由,且她小小年纪更是在生母生死攸关时表现的如此镇定,这临危不乱的镇静劲,到让她重新审视她,以往倒是小瞧了她,不过想想又觉的她此举合情合理,生母险些被人害死,怎能不气不恼不替她出头,但仅靠这点蛛丝马迹,便能猜出黄姨娘因何摔倒,太太沉思般摸摸手边的茶杯,方肃容道:“我儿,这事母亲定会给你姨娘一个交代。”

    “谢母亲。”

    三姐站在太太身旁,见她脸色不好,遂悄悄问旁边的王妈妈,担忧道:“妈妈,娘可是身体不舒服,为何脸色如此难看,可有唤大夫过府。”

    太太哪里听不出玫儿话里的担忧,缓了缓神色:“我的儿,娘没事。”伸手拍拍她的手,十分欣慰。

    “娘……”娘这般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三姐气的转过身子生闷气。

    随后,太太淡淡抬眸,眼神扫过众人,声音平淡却饱含怒气:“你们之中到底是谁如此恶毒,丧尽天良的害黄姨娘母子,到底是谁?”

    ‘砰’的一声将手旁的茶杯摔在地上,指着众人厉声呵斥:“我治家向来严谨,府中更是从未出过此等骇人听闻之事,尔等竟敢在我眼皮底下做出这等害人之举,赶快自招,也就家法伺候,若被我查出来,定将其打死扔到乱葬岗里喂狗。”

    听到太太话里肃杀之意,众人纷纷打了冷颤,垂目不语。

    大约一刻钟后,田姨娘苍白着脸,抖着身子哆嗦走到太太前面,噗通一声跪下,哑着声低泣道:“太太,是……是贱妾……错了,求太太饶过贱妾这一回……”

    太太蹙了蹙眉:“怎会是你?自你进府后,一直安安分分,我想不出你要害黄姨娘母子的理由?”

    田姨娘脸上的泪水模糊了她精致的妆容,此时的她状若疯子:“贱妾不想的,是有人逼迫贱妾……太太……”

    太太冷哼一声:“有人逼迫你,这偌大的知府内院我竟不知还有比我厉害的人物,竟敢指使服侍老爷之人?”

    闻言,田姨娘眼神复杂的瞥向张姨娘,随即低头啜泣。

    太太狠狠拍向手边的桌子,咬牙切齿道:“你这贱婢!到了此时此地还不说!再不说我直接打杀了你!”

    田姨娘看到太太狰狞的脸,吓得张皇失措,颤抖的伸出食指指向前面张姨娘,嘶声力竭道:“太太是……是她……是她给贱妾出的主意,”说着跪爬到太太身边,抱着她的腿哭泣道:“太太……求您看在贱妾坦白的份上,饶了贱妾这回吧!”

    张姨娘愣了!慌了!

    随后张目结舌,怒道:“田姨娘,休要胡乱攀扯人!”最近她可是消停的很,如今被人当众陷害,当真是无妄之灾,尤其见田姨娘像个疯狗似得胡乱攀扯,急忙上前跪在太太面前,惊慌失措的辩解道:“太太,妾没有理由陷害黄姨娘,是田姨娘栽赃诬陷妾,妾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太太一定要为妾做主。”真真是冤死她了!

    五姐见生母受难,忙上前跪下,泪水簌簌:“母亲,我姨娘不会害黄姨娘的,定是田姨娘弄错了。”

    张姨娘被人陷害,本就是太太一手安排,面上本是装出三分怒意,如今被五姐这么一跪升到七分,黑着脸肃容的指着五姐骂道:“你是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身份,值得你一个小姐为了上不了台面的姨娘与我跪下。”

    “母亲,女儿错了……女儿只是忧心姨娘被人冤枉,心急间乱了方寸,求母亲别生女儿气。”五姐虽生性冲动,但为人至孝,此时见太太发怒,吓得脸色发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