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争强斗胜(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xsbiquge.net请收藏

    “六妹的一番好心,我如何不知?只是事关姨娘,我这心里慌的很。”紧紧抓住刘湘婉的胳膊,好像手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六妹,你说怎么才能救我姨娘出来?”

    没想到生性秉直的五姐为了她姨娘甘愿屈膝求她,刘湘婉忙扶起她安抚道:“五姐,你这是关心则乱,这件事太太最后不是说由爹爹定夺吗?既然太太那里行不通,何不去爹爹那试试,怎么说五姐也是爹爹最为疼爱的女儿?”

    言外之意,五姐与太太间的母女情,只不过是面子情,与老爷才是真正血浓于水的亲情。

    五姐担忧道:“能行吗?六妹?”

    虽然爹爹一月中有七八天去姨娘那就寝,倘若请安时遇到爹爹,为了博得爹爹的喜爱,她会故意装傻卖萌,讨他开心。

    “不试一试又怎知行与不行?”老爷终究是官场里摸爬滚打熬出来的人,整件事若细细推敲如何看不出它的蹊跷之处。

    这还是木讷、傻傻被人愚弄的六妹吗?

    五姐神色恍惚,缓过神后听她细细分析,觉得甚是有理,心神大定后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起身冲她福了福身:“六妹,多谢你为我指点迷津。”

    “自家姐妹何须如此客套,五姐还是先去探探爹爹的口风。”

    五姐神色轻缓的带着两个丫鬟离开。

    至于结果如何,刘湘婉不得而知,她只是隐约猜测事情的始末,至于最终结果如何定夺,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庶女能参言的。

    赵妈妈从黄姨娘那回来,看到桌上摆放的茶杯,诧异问:“姑娘,屋里来客人了。”

    “恩,五姐刚坐了一会儿。”

    赵妈妈顿了顿,缓缓开口:“姑娘,老奴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妈妈可是想说莫要管田姨娘及张姨娘这件事。”

    赵妈妈未料姑娘一下子猜中她心中所思,愣愣的点头。

    只听刘湘婉叹气道:“妈妈放心,有些事有些度,我尚能掌握好分寸,毕竟我们本就身陷在是非之中,这府里随便一人说的一句话就够我们喝一壶苦酒,只是……只是我明知张姨娘是被冤枉,虽做不到拔刀相助,却也只能尽些绵薄之情……”

    最起码良心上能安稳些。

    赵妈妈望着姑娘久久没有言语,感慨颇长道:“姑娘大了,想事情越发的周到。”

    “妈妈说什么呢?我便是年岁再大,也离不开您,便是我将来嫁人,也要带着妈妈过去,给您养老送终。”

    “讨打!”赵妈妈嗔怒道:“姑娘才多大,嫁人这类的话怎能轻易说出口,若是让外人听见,还不得笑话您没有规矩。”

    刘湘婉环顾四周,故意道:“妈妈,这屋里只有你我二人,谁能笑话我。”

    赵妈妈上前一步,摸摸她的头:“只要姑娘不嫌弃老奴岁数越来越大,越来越不中用,老奴便是死也要待在姑娘身边。”这是她从小带大的姑娘,哪能舍得离开。

    想及赵妈妈因何回来,刘湘婉迫不及待问:“妈妈,姨娘今儿身体可还好?弟弟可乖?”不知为什么,一想到包裹里的小儿是她的亲弟弟,心间忽然有股暖流涌动,恨不得现在就去瞧瞧他。

    “姨娘身体虽还虚弱,却能由着青衣搀扶走上几步,就是有些担心姑娘,至于哥儿能吃能睡,讨喜得很。”提起小少爷,赵妈妈也是一脸的笑容。

    “这就好,”刘湘婉似是想到什么,又道:“妈妈将我给弟弟准备的银镯子拿来,下午没事的时候,我们过去看姨娘和弟弟。”

    “哎!姑娘不说,老奴都快将这事给忘了。”

    刘湘婉坐在软榻上,从针线筐里拿出早先快绣好的婴儿肚兜,继续绣着上面的花色,赵妈妈回来见姑娘手上忙个不停,忙制止:“姑娘快些眯会儿,下午还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