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说风凉话(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xsbiquge.net请收藏

    盛怒之下的刘仲修看着书房中跪在地上的四个儿子,翊哥和仁哥紧紧抱着他的胳膊与腿,行哥满身是血的趴在地上,明哥在一旁哇哇大哭,内心苦涩不已,难道他盼子成龙错了不成?

    耳边又听见整个身子蜷在一起发出痛苦哀叫声的行哥,嘴里断断续续道:“爹……爹……我……错了……爹……”

    刹那间,刘仲修神色颓废,随手将手中的鞭子扔在地上,低沉道:“行哥你太让爹失望了,你等自出生以来,爹便为你们寻名师传道授业,谁料你们竟饱暖思淫欲,这般不思进取,真是寒了我的一番良苦用心,你们在看那寒门学士,哪个不是寒暑冬夏,苦练不缀,只为有朝一日金榜题名,光宗耀祖,爹不求你们光宗耀祖,但求你们能明理行事,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不枉这人世白活一遭。”

    “爹,儿子日后定勤奋读书……”

    “爹,儿子错了……”

    刘仲修长叹一声:“罢了,罢了,多说无益,今日我便在此立下盟誓,尔等听着,日后凡我刘仲修的子孙后代,年满十八周岁还未取得秀才功名者,逐出家门,不予求情,且死后不得入我刘氏祖坟。”

    翊哥忍不住道:“爹……”

    这有点太不可理喻了!

    仁哥僵硬着脸:“爹……”

    这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就连虚弱痛苦的行哥也忍不住哀叫:“爹爹,不要……”

    这有点太不仁道了!

    唯有什么也不解的明哥依旧啼哭不止。

    待两个儿子放开他,刘仲修抬脚走到明哥身边,摸摸他的头:“你三哥不争气,爹教训他,让明儿跟着受惊了!”

    明儿眼眶含泪,拉着爹的袖子抽泣道:“爹,您莫要打三哥了,三哥疼……后背都出血了……孩儿怕……”

    “好,爹听明哥的。”刘仲修牵着他的手往外走。

    随后门开了,刘仲修对门外的刘铁,淡淡吩咐道:“唤小厮将行哥搬回他的院子。”

    “是。”

    三少爷被老爷打了这个消息瞬间传遍府中各个院落,众人私底下纷纷猜测三少爷因何惹得老爷重怒,毕竟往日老爷可是很疼三少爷。

    刘仲修牵着明儿离开后,翊哥看着脸色不虞的仁哥道:“我们也走吧!”

    仁哥叹气,随大哥离开,路上,兄弟俩表情深沉,翊哥还好些,最起码现如今是举子头衔,可……可仁哥,向来志不在此,对行商颇有兴趣,如今爹爹这般说,岂不是……

    隧廊转角处,翊哥拍拍他的肩旁:“二弟,以往我一直劝你考取功名,毕竟有了功名在身,日后对你行商也有诸多益处,如今爹爹这般要求,何不是在督促你……”

    “大哥,你知我向来志不在此,唉!三弟这次不仅把自己坑了,还连带着将我一同坑了!”仁哥抹了把脸,苦着脸道。

    翊哥笑着说:“二弟,我却不这么认为,说到底,爹爹都是为了我们好。”

    仁哥唯有苦着脸点头。

    事到如今,他能说什么又敢说什么,文人修士最重诺言,现今爹爹发下如此重的誓言,府中谁敢有异,不敢就只能顺其意遵从之。

    望着不远处太太的院子,翊哥淡淡道:“我们就在这分开吧,我要去娘那走一趟。”

    “嗯,我也去姨娘那坐一坐,发生这么大的事,怕她心有担忧。”

    兄弟俩在转角处分开,各自去往该去的地方,只不过心思却各自不一。

    正院,王妈妈得知消息后,脸上的笑容怎么也遮不住,待太太睡眼惺忪的缓缓睁眼,忙端了杯茶放其嘴边,迫不及待道:“太太,老奴听到一个准让您兴奋的消息。”

    太太润了润口,皱眉道:“何事值得你这老货在我面前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