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琐事繁多(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xsbiquge.net请收藏

    “姨娘,您最近反应很大,奴婢怕……”春花捧着痰盂,担忧的看着呕吐不止的赵姨娘。

    秋月赶紧端了茶杯递给姨娘漱口。

    赵姨娘缓了缓气,轻轻抚摸微微凸起的肚子,叹气道:“能瞒一时是一时吧!”只盼太太知道时已坐稳了胎。

    春花放下痰盂,忍不住道:“姨娘,一旦太太晓得您身怀有孕而知情不报,必会对您心生不满,怕……”

    “说了又如何,如今这后宅龙虎相争,若我此时贸然出头,太太及张姨娘哪个能放过我?”

    “姨娘?”春花担忧唤道,心神不由转到黄姨娘身上,不知她如何保住五少爷。

    赵姨娘挥挥手:“最近这两日姑娘可好?”

    自从上次赵姨娘狠狠敲打姑娘,姑娘好些时日未来看她,见面也是冷淡的打了招呼,让她本来忧愁的思绪,更加烦闷不已。

    春花服侍姨娘躺下,轻声说:“最近姑娘很乖,不是上课就是在院子里呆着,并未与其他姑娘吵架斗气?”她没敢告诉姨娘,姨娘怀孕的事她偷偷告诉珍珠,盼着姑娘懂点事为姨娘分忧解难。

    “这就好……”赵姨娘缓缓闭上眼睛,轻声喃喃道:“只盼她收敛性子……”

    七姐从太太那出来,带着丫鬟踱步到香榭亭中,问旁边随伺的珍珠:“姨娘身子可有不适?”上次吵架,她不小心推了姨娘一下,当时便看出姨娘脸色不好,只不过心里憋着气没有上前关怀,今儿早看见姨娘,较半月前身体越发消瘦不说,脸色更加苍白。

    珍珠轻轻上前一步,耳语道:“姑娘,姨娘怕是有喜了……”

    七姐身体一震,忍不住抓着她的胳膊道:“当真!你是如何知道的?”

    珍珠忍着胳膊上的疼痛:“是春花姐姐私底下告诉奴婢,奴婢才敢告诉姑娘。”

    七姐激动地来回踱步,嘴里不住道:“姨娘这胎定是弟弟……我们去看看姨娘……不行,母亲还不知道,若是知道怕是会给姨娘惹来麻烦……”

    此时的七姐心好像油煎般不知如何是好!

    “人都说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可这刘府后宅花开七朵,朵朵别有性情不一,朵朵都不是那般轻易被人摆布,任人颉采,就如此时的七姐,谁又能想象她会有如此凝重的神情,往往都是经历一些事才能慢慢长大。

    看了半天池子里无忧无虑欢快游玩的鲤鱼,七姐对珍珠道:“走,我们去六姐那坐坐?”为了姨娘与未出世弟弟的性命,也只能去她那走一趟,即便被冷嘲热讽。

    绣房里,看着摆放在一旁的各色绣线,各色绸缎布匹,刘湘婉头都大了,绣这么一大幅屏风作寿礼,想法是美好的,可动手时却颇有些力不从心,脑海里想到的图案并不一定精准的绣成,可一旦绣的不好,太太那里又不好交代,揉了揉发胀的额头,无力的叹气。

    赵妈妈轻声道:“姑娘,七姑娘来了。”

    刘湘婉愣了,七妹一向与她不对付,更不用说平日里姐妹间走动了,今儿却一反常态的过来,怕是有什么事吧,遂轻抬下巴微微晃头,眼带疑惑道:“请七妹进来。”又指挥招娣倒茶。

    七姐进来后,不似往日那般争锋相对,竟一言不发对她福身行礼,刘湘婉愣了愣,忙上前亲身扶她:“七妹这是?”

    招娣也被七姑娘的举动弄愣了,险些摔坏手中的茶杯,倒是自家姑娘轻咳嗽两声唤醒了她的神智,晓得二人有话要说,忙倒了两杯茶悄声掩门出去。

    七姐不理她的劝阻,屈膝跪下,木着声道:“六姐,以往都是妹妹不懂事,求您念在咱们姐妹一场的份上,帮我个忙。”

    刘湘婉使劲力气,竟没拽起她:“到底发生什么何事?”

    七姐拽着她的胳膊,颤着音:“六姐,求你告诉我,黄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