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悔过的婚内冷暴力男(13)(1/7)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xsbiquge.net请收藏

    于露在于家待了几天。

    期间, 季洋也去上班了, 他已经换一份工作,据说现在有危机感,觉得三千块并不能养活她和孩子。

    这份工作朝八晚六, 周末也只能休息一天, 经常还会加班,加班的补贴不错。

    月薪也从到手三千一升到了六千保底。

    于露怕他太辛苦, 吃不消,季家两老却求之不得,用他们的话来说,马上要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还当自己是小孩子?

    今天早上,季洋把她送到于家这边, 然后自己去上班,她就与父母待在一起。

    于家两老都在学校工作, 现在学校还没开学,自然有大把的时间陪她。

    午饭过后,她会去房间午休一会。

    睡觉之前会给季洋打个视频电话,手机那一头的他, 此时正忙着, 一边打字一边与她说话。

    “还没处理好昨天的事情?”于露靠在床头问他,手放在小腹上。

    月份还小,没有胎动,但是感觉很奇妙。

    哪怕一个人待着, 她也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还有两个孩子陪着她,所以不孤单也不害怕。

    “没有,还有一堆数据需要录入,眼睛都要瞎掉了。”季洋看着电脑,噼里啪啦的键盘上传来。

    “瞎说。”她打断他,有些不开心、

    她不喜欢听到他这么咒自己,他要是真出事,她和两个孩子怎么办?

    “我瞎说的,工作太多,处理不完就要加班,你先睡觉,我继续工作了。”他连忙改口,放轻了声音,有点哄她。

    “嗯。”她点了点头。

    “盖好被子。”

    “好。”

    季洋等到挂完视频,才把手机放在一边,又开始专心录入数据。

    刚录没几条,电话又响了。

    他瞥了一眼,没有备注的电话号码,按下接听,“喂?”

    那一头,一道男生传来,还买起关子,“季洋,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谁?”季洋动作也没停下,随口问。

    “不是吧?把我忘了?”那一头提高声调,“你再好好想想,太不够意思了。”

    “李贺。”季洋出口一个名字。

    “算是够意思,我回来了,出来喝茶。”李贺把烟叼着嘴里,边点边说。

    张玉茹坐在他身边,用余光看向对面的骆蕴。

    对方垂眸,指尖拿着勺子,搅动着跟前的咖啡。

    “我没空,今天要加班。”季洋拒绝,“这次待多久?等我闲下来约你。”

    李贺是他的初中同学,当时一起在省城工作,后来对方认识了学妹张玉茹,他也认识了骆蕴。

    到最后,两对都没走在一起,但张玉茹一直和李贺纠缠不清。

    “现在出来,我可听说你已经结婚,一声不吭就结婚,你够意思啊。”李贺催促他,说着还冷哼一声。

    “你都去国外打工了,告诉你会飞回来?有钱飞回来吗?”季洋反问他。

    这话把李贺问住,他转移话题,“我这次不去了,赶紧出来喝茶,请我吃饭补上喜酒。”

    “我真加班,婚宴没来没关系,我孩子的满月酒一定请你来,双倍红包。”季洋回他。

    骆蕴搅动咖啡的手顿住,依旧没抬头。

    “他老婆怀孕了?”张玉茹瞳孔一缩,对李贺比着口型,“问他上什么班。”

    “你是不是还上着那个班?那有什么好加班的?”李贺对着电话问。

    “换工作了,加班有钱,要养老婆孩子。”季洋慢悠悠回。

    余音未落,骆蕴舀了一勺咖啡,放在嘴里喝。

    挺苦。

    “在哪工作?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