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xsbiquge.net请收藏

    10

    “将最近的情况详细叙述给我听,”阮医生拿出几个医用道具,抬起头问向渡。

    向渡瞥了一眼陆与行:“阿陆,你先出去,等我喊你。”

    陆与行笑了一声,退出门去。

    他在外面听不到清楚里面的交谈声,只能听到向渡叽叽咕咕,然后突然有些激动,再然后又是小声嘀咕。

    陆与行再进来的时候,向渡一脸:卧槽,我该咋办。

    陆与行:“怎么了?”

    现在没有什么医学科技无法解决的身体病症了吧?

    阮医生突然冒出来一句:“这是所谓的雏鸟情节。”

    向渡呆了一下,雏鸟情节?

    不是说,有些雏鸟小鸭子会把第一眼 看到的活的动物当做自己的妈妈,这是动物行为学中的“印随学习”。

    可他是个人,只不过人也是“高级动物”,出现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因为第一次触碰信息素的行为,就是在穿入同人文后,而那个对象,成为了所谓的“妈妈”。

    这么理解下来,向渡简直要崩溃,生活太操蛋。

    “你过来,我看看你的腺体,”阮医生拿出已经准备好的一用检查片,站起身。

    向渡将衣领扣子解开三颗,微微低头,露出后劲靠下的腺体,陆与行很快就看到,在向渡后颈未成形的腺体上,又有一个针孔。

    “你又……发情了?”陆与行问。

    向渡点点头,垂下脑袋,从外人看来像是一只乖巧的小宠物。

    阮医生近距离观察了一下向渡颈后,用冰凉的一次性医用工具在他的后颈腺体处按了按。

    “没有什么问题,看起来发育得很好,只不过还未成熟”阮医生将一次性医用道具扔进垃圾桶,摘下手套,擦拭手指,看了一眼跟着向渡来的Alpha,“你是他的男朋友?”

    “不不不,他不是,是我大学同学,”向渡连忙回答。

    陆与行浅浅一笑,“我不介意暂时扮演一下这个角色。”

    向渡回头比了一个中指:“闭嘴。”

    陆与行哈哈大笑,他和向渡关系好的缘故就是向渡总是不假辞色,会把自己的情绪放在表面,这样的人其实才是好相处的。

    阮医生打量了一眼,很显然眼前坐在陪同家属位置的Alpha不是眼前这个青年的要的信息素,“我还以为你会带那个Aplha来。”

    陆与行好奇:“哪个?”

    向渡想阻止阮医生说出接下来的话,可他却离阮医生的作为很远,没有办法第一时间捂住对方的嘴。

    “向先生似乎得了一种比较罕见的病症,我查了一下资料,这个情况相似的病症,就是信息素依赖症。”

    向渡这会也愣住了:“什么?怎么我又多了一个病。”

    陆与行露出好奇的神色:“信息素依赖症?听字面的意思,是依赖上了信息素,这不是很正常吗,毕竟我们或多或少都依赖者信息素。”

    阮医生翘起二郎腿,看着病例说:“信息素依赖症,重点是依赖二字,也就是说,会产生过度依赖。”

    向渡小声念着“过度依赖”四个字,皱起眉。

    阮医生:“其实也可以称之为情感依赖着,毕竟我们情感和信息素有很大的挂钩。”

    向渡表情有点茫然:“那这怎么治啊?”

    难道说他因为穿到同人文里,对边沣产生了依赖情节?

    “这个需要心理干预,但是如果是信息素引起的,可能只能追寻到源头,我原以为你分化成功后,找一个伴侣标记你就可以解决问题,可现在,若是其他Aphla标记你,你有可能因为失去依赖源,引发焦虑、抑郁等。”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